下载APP
“突袭”上市公司后门捷径 网拍成股权争夺新战场
02-18 03:45   来源 : 中国证券报
摘要
【突袭“后门” 网拍成股权争夺新战场】要获得上市公司的大宗股权,无非就是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和二级市场增持几种主要方式。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很多时候可遇而不可求;二级市场增持虽然简单,但代价高昂,越过举牌线后,易遭到上市公司反击。而且经过两年的举牌高潮,很多上市公司篱笆扎紧,加强了防范。相对而言,股权网拍成本不高,而且能一步到位,达到‘突袭’的效果。(中国证券报)

二级市场增持、举牌、股权大战,作为资本市场上的牛散,去年整整一年,刘宏(化名)频频“破门而入”,搅动上市公司股权格局。只是几个回合下来都未能如愿,刘宏意兴阑珊。而上市公司也扎紧篱笆,严防“野蛮人”入侵。正准备今年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一种新的股权交易方式——股权网拍让刘宏眼前一亮。

近日,吴长江所持1.3亿股德豪润达股权在闲鱼平台进行网拍,谁能拍下便可直接晋升为这家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这不但创纪录地吸引了400余万人围观,也给了刘宏这类投资人以极大启发:越来越流行的股权网拍,竟是“突袭”上市公司后门的捷径。不过,刘宏发现,股权网拍看似操作简单,实则是一场“复杂而刺激”的游戏。

突袭“后门”

“要获得上市公司的大宗股权,无非就是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和二级市场增持几种主要方式。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很多时候可遇而不可求;二级市场增持虽然简单,但代价高昂,越过举牌线后,易遭到上市公司反击。而且经过两年的举牌高潮,很多上市公司篱笆扎紧,加强了防范。相对而言,股权网拍成本不高,而且能一步到位,达到‘突袭’的效果。”刘宏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以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1.3亿股的股权拍卖为例,德豪润达2016年三季报公布的前十大股东情况显示,此次上拍的限售股股份占德豪润达总股本的9.31%,无论谁拍下这两部分股权(拆分成两部分进行拍卖),都将取代吴长江位列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只要拍下其中一部分,也将位列前三大股东。“这些股权6月17日就将解禁,拿下后的腾挪空间不小。”刘宏说。

通过股权网拍更是可以直接角逐上市公司控股权。去年4月7日,焦作万方2.1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56%的股权拟网上开拍,谁拍下这部分股权就可直接晋升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去年9月,全新好3100万股股权网上开拍,如果第一大股东不接盘,谁拍下占总股本13.42%的这部分股权都将晋升为第二大股东,并直接威胁第一大股东之位。

上市公司不会“束手就擒”,围绕股权网拍的攻防战一点都不比二级市场的股权大战逊色。全新好的股权拍卖经过多轮较量,最后被2015年底入主的实控人前海全新好的一致行动人唐小宏所控制的公司拍下;焦作万方控股权的拍卖则对竞买人提出了缴纳1亿元保证金、每次竞拍加价1000万元等苛刻条件,对竞买人资质的要求更是令人望而却步。最终,因当事人提出异议,那次竞拍中止。

投资人兴趣渐浓

“现在上市公司大股东被冻结的股权越来越多地通过网络平台进行拍卖,引发投资人关注。”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部总经理卢维兴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前几天吴长江所持股权的拍卖吸引了总计400多万人围观,创造了网拍的历史记录。而在“围观群众”中,不乏很多伺机出手的资本大鳄。

刘宏在与朋友聊起吴长江的股权拍卖时发现,对方也关注了这件事,而且还有出手的打算。“股权网拍以后会成为投资人的一个投资渠道,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道理与股票一样,如果股票没有上市,那么流动性会很差,股权拍卖如果不上网,也就鲜有人问津;而拿到网上拍卖,大家都能够看到、参与,网拍平台就成了一个公开买卖的场所,参与性大大加强。”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包括刘宏在内的投资人对股权拍卖燃起的强烈兴趣还在于它的“套利空间”。2015年2月15日,南洋科技2000万股股权拍卖落槌,成为A股上市公司首次股权网络拍卖成功案例。当时,这部分股权以2.04亿元起拍价成交,折合10.21元/股,中标人次日便浮盈13.12%。“如果第一次拍卖流拍,需要打八折才能进行第二次拍卖,投资人完全可以等一个好价格再出手。”刘宏说,全新好便是前两次流拍,起拍价一降再降后才成交。

不过,与其他获取上市公司股权的方式能够灵活设定收购股份的比例不同的是,网络股权拍卖需要“一口吃下”。“如果是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到了4.99%可以潜伏下来,进退自如,但股权拍卖就不同,甚至要一次性把控股权拿下,这样做的风险实际上非常大。当然,我相信随着拍卖标的越来越多,像吴长江股权那样分割标的进行拍卖的情况会越来越多,投资人的选择会更灵活。”刘宏说。

复杂而刺激的游戏

卢维兴告诉记者,以前法院的司法拍卖都由各法院自行选择和委托拍卖机构,这易形成私相授受、暗箱操作的空间。而通过网拍平台则具有很多优势,“特别是免除佣金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拍卖成本。”

“上市公司股权网拍之所以能引起投资人的兴趣和越来越多投资人的参与,在于它是通过网络进行,与去拍卖行进行拍卖相比,它的公开、透明、效率高的优势还是很突出的,这就跟在股票软件上买卖股票一样,也是从报价到成交的一个过程,操作起来非常简单。”刘宏说。

但刘宏发现,实际操作起来,股权网拍是一场“复杂而又刺激”的游戏。“比如说价格,法院会根据某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制定一个起拍价,然后将拍卖标的上线。但从上线到实际竞拍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二级市场的股价不断变化,待到过户还有一段时间,这肯定比简单地买卖股票要复杂得多。”

相对于股票买卖,拍卖过程实在太过刺激。从过往案例来看,包括吴长江的股权拍卖在内,股权拍卖第一次流拍的现象并不少见,一旦有人竞拍,角逐就会非常激烈。以全新好3100万股股权的拍卖为例,虽然前两次全都流拍,但第三次拍卖出价高达127次,延时31次才最终成交。“以前觉得涨停板已经够刺激了,现在发现股权拍卖那才是真刺激。”刘宏说。

“股权网拍以后会成为投资人的一个投资渠道。道理与股票一样,如果股票没有上市,那么流动性会很差,股权拍卖如果不上网,也就鲜有人问津。”一位资深投资人说。

相关报道>>>

竞拍者交不了保证金 吴长江1.3亿股德豪润达股票或降价再拍

吴长江1.3亿股权第一次流拍 德豪润达市值蒸发2.41亿元

(原标题:突袭“后门” 网拍成股权争夺新战场)

编辑:东方财富网
雄安新区横空出世,概念股这样买 点击查看
基金奥斯卡 五年期获奖基金名单 点击查看
正文分享至 新浪微博 QQ空间
已显示全部内容
说点什么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