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利润丰厚不愿去产能 河北三市变“无钢市”需多久?
02-18 02:02   来源 : 华夏时报
摘要
去年,河北省选定了包括保定、廊坊在内的几个城市进行去产能工作,并计划将这两座城市的钢铁产能全部退出。但是,去产能方案却一直未公开。据悉,原定于去年10月完成的保定、廊坊钢铁产能退出方案,直到现在“还在筹划酝酿当中”。

去年,河北省选定了包括保定、廊坊在内的几个城市进行去产能工作,并计划将这两座城市的钢铁产能全部退出。但是,去产能方案却一直未公开。据悉,原定于去年10月完成的保定、廊坊钢铁产能退出方案,直到现在“还在筹划酝酿当中”。

原因包括:一方面是钢铁企业涉及利益较多、情况复杂;另一方面也因为当下钢铁市场正处于“牛市”,企业不愿意主动去产能。

2月15日,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表示,由于行政机关没有确定“什么是最优经济结构”的能力,用行政手段进行“去”和“补”的资源再配置具有很大局限性,甚至有不小的副作用。

何时全部退出?

春节前,一条“环北京钢铁产能2017年全部退出”的消息引爆网络,有媒体援引河北省省长张庆伟1月8日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今年河北省将压减炼钢产能1562万吨,同时加快廊坊、保定、张家口三市全部退出钢铁产能的速度。

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刘新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条消息实际并非新闻,早在去年就有媒体报道过。本报记者查阅公开资料也发现,2016年8月,新华社报道称,河北省正在制订钢铁区域布局方案,督促保定、廊坊制定钢铁产能全部退出方案,秦皇岛、承德制订部分产能退出等方案,争取10月份完成。此外,河北省国资委、张家口市还正在制订河钢集团宣钢公司的退出方案。

不过,现在距离2016年10月的期限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退出方案却仍未公布。2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函河北省发改委,希望了解环北京三市钢铁产能退出方案的进展和内容。河北省发改委答复称,三市钢铁产能退出方案还在筹划酝酿当中,需要有一个调研的过程,正式方案还没有出台。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向本报记者表示,关于三市钢铁产能退出,有传言说地方政府已经跟当地企业“打过招呼”了。三城中,保定钢铁产能不多,涉及面较小;廊坊有几家民营钢铁企业,总产能接近1000万吨;张家口主要是河钢集团宣钢公司,产能约为700万-800万吨,有消息称要搬到唐山乐亭重建。

刘新伟表示,河北省的钢铁大市是邯郸和唐山,环北京三市的钢铁产能占比并不多。保定市言信商贸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帆也向本报记者表示,保定基本没有钢铁企业,作为贸易商,他们代理的钢材都是来自天津、唐山、廊坊或邯郸,“哪便宜拉哪的”。

徐向春则表示,比起保定,廊坊的钢铁产能更多,还有很多钢铁下游的深加工企业,如带钢、冷轧、焊管、家具企业等,形成一整条产业链。如果未来廊坊钢铁产能全部退出,下游企业将受到较大影响。

1月21日,从“治霾·京津冀在行动”主题活动上传出消息,今年保定市钢铁产能将全部退出,廊坊市退出1家企业。到2020年,廊坊、张家口也将实现“无钢市”的目标。

利润丰厚不愿停产

去产能方案“难产”的原因,与钢企情况复杂和钢铁“牛市”有关。

徐向春告诉记者,钢铁产能退出,要特别注意两个问题:一是职工安置,钢铁企业少则几千人,多则上万人,对政府来讲,这些人员的就业问题都是比较沉重的负担;二是债务风险化解,产能退出会导致设备报废、资产贬值,而钢铁企业普遍是“重资产”,由此带来的债务风险必须妥善解决。

“以搬迁方式为例,首先,职工是否愿意随企业迁走;其次,原有设备将基本报废,需要重新花几百亿建钢厂,这些投资能不能收得回来?投资由谁来承担?都是很棘手的问题,”徐向春说,“政府不可能直接拿钱,肯定都是企业作为主体来承担。但搬迁是由于行政命令强制执行的,政府也有责任解决搬迁引发的资产贬值问题和债务问题。”

此外,刘新伟表示,现在企业不愿意主动去产能,还因为钢铁价格上涨,盈利状况改善。目前,吨钢利润在200-300元之间,相比2013-2015年间利润只有十几元的“白菜价”,盈利水平已极大改善。

2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在保定市朝阳路北沟头钢材市场也看到,大门口经常有满载钢材的车辆驶过,各个钢贸商的院子里,龙门吊也在忙碌地运送着钢材。刘帆向本报记者表示,去年以来,钢材价格就一直在上涨,现在虽然趋于平稳,但每天吨钢价格也要涨40元左右,一般上午涨20元,下午涨20元。

“今年春节比较早,现在还没到需求旺季。等到3月后,房地产项目陆续都开工,钢材价格还会有一波上涨。”刘新伟说。

越去越多“怪圈”

刘新伟注意到,钢铁去产能有个“怪圈”,越是去产能,钢材越是涨价,而越是涨价,去产能也就越困难。

吴敬琏表示,中国从钢铁2亿吨产能时开始提去剩余产能,到现在已达11亿吨,越去产能越多。另外,在压缩产能的过程中,往往不是优胜劣汰,而是按照指标来进行。结果压缩的往往是更高效的企业,而低效企业并没有减少,这种情况用行政指标难以解决。他还质疑,按国务院要求,2016年要压缩钢铁产能4500万吨,但粗钢产量却不降反增,2016年粗钢产量同比甚至增加了1.2%。

徐向春向记者解释说,产能和产量不完全是一回事,去年的情况是,去产能造成了供给减少,同时房地产和汽车销售火爆,又拉动了需求上涨,两方面原因综合作用,使得钢铁产量有所上升。

他表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产能过剩与否应由市场来决定,而我们现在更多的则要依靠政府的行政方式。前几年钢铁全行业亏损,但政府出于债务和就业问题考虑,不允许国有钢铁企业退出,导致产能严重过剩,市场调节失灵。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也向记者表示,2013年上半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86家会员钢企平均销售利润仅为0.13%,在39个工业行业中最低,亏损高达40.7%。即便如此,国有大中型钢企照常开工,每吨钢平均亏损1000元,仍继续生产。主要原因是,国有企业不能按市场规律办事,“产量能增不能减、生产线能开不能关、工资能涨不能降、人员能进不能出”,结果使得市场信号被严重扭曲,“优不胜、劣不汰,谁都过不好”。

徐向春表示,未来希望能够创造公平的市场环境,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只有在市场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才采取必要的行政方式进行干预。

(原标题:利润丰厚不愿去产能 河北三市变“无钢市”需多久?)

编辑:东方财富网
免费领1年超级Level-2极速行情
别只盯着A股 你也能享受港股盛宴
正文分享至 新浪微博 QQ空间
已显示全部内容
说点什么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