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养老金增幅基本靠猜 今年仍难与平均工资挂钩
02-18 07:30   来源 : 华夏时报
摘要
【养老金增幅基本靠猜 今年仍难与平均工资挂钩】随着2016年基本养老金补发工作的基本到位,2017年基本养老金的上调工作也提上日程。人社部近期作出表态,2017年将会进一步提高基本养老金,但是具体的幅度尚无定论。不过,由于各地方的经济发展发展水平不同,人社部也只是划出一条线,各地还是有自主提升的空间。(华夏时报)

随着2016年基本养老金补发工作的基本到位,2017年基本养老金的上调工作也提上日程。

人社部近期作出表态,2017年将会进一步提高基本养老金,但是具体的幅度尚无定论。不过,由于各地方的经济发展发展水平不同,人社部也只是划出一条线,各地还是有自主提升的空间。

多年来,我国基本养老金的涨幅均为10%,去年首次下调至6.5%,那么,今年的基本养老金可能会上涨多少?这条线又该如何来划?

“基本养老金的调整涉及很多因素,比如,与GDP增速、CPI增速以及在职职工工资增长率等参数均有很大关系;但是,基本养老金的涨幅最终参照哪个变量并没有具体的规定,就目前来看,大家都比较接受的是与GDP的增速同步。”2月16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本养老金怎么调、调整多少、什么时候调需要制度化、常态化和自动化,而不应每年都靠猜。

增幅多与GDP同步

基本养老金年年涨,年年盼,也年年猜,逐步建立和完善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正常调整机制,建立一套与物价上涨、经济发展等因素“同频共振”的科学指标体系迫在眉睫。

不过,记者梳理近10年的资料发现,在众多的关联因素中,基本养老金的调整与GDP涨幅的联系最为紧密。

2005年至2015年间,虽然我国GDP的年度增长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但10年时间里中国GDP提高了300%;其中,2011年之前的平均增速都在10%以上,此后的2012年出现断崖式下降,直到2015年GDP增速首次跌破7个百分点为6.9%。随后,2016年的基本养老金的涨幅首次下调至6.5%。2015年之前,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已经连续11年每年提高10%。

“不管是按照GDP的增速还是在职职工工资的增长率,我们都需要找到一个适合我国国情的参数,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GDP的增长从10%以上滑落到6%左右的落差太大,完全参照不是很合适,而物价涨幅跟GDP增速也有很大的关联度;所以,比较实在的参数应该是社会在职职工平均工资的增幅,但我国目前的统计口径相对落后,在职职工的统计仅限规模以上的企业,无法真实体现社会的平均工资,为此,目前相对可行的就是参照GDP的增速。”董登新表示,如果按照GDP增速来确定基本养老金的上调幅度,2017年的涨幅应是略低于2016年GDP的增速,同时,GDP增速一旦持续走低,基本养老金未来的涨幅在5%左右也是正常现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74412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7%。

“2017年基本养老金的涨幅应该还是维持在6.5%左右的样子,很难再高,但低也不能再低了。”2月16日,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副主任党俊武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调整应重点放在缩小基本养老金差距上,基数较低的涨幅大一些,基数较高的涨幅相对小一些。

“我国基本养老金的调整要制度化、常态化、自动化。所谓制度化,就是基本养老金每年的调整应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来规定,而不是由国务院来决策和发文;常态化,就是以后每年的调整都按照社保年度发布和实施,比如,每年6月份公布下一个社保年度调整的幅度,形成规矩;自动化,就是每年调整的幅度在技术层面可以用一个公式来锁定,这个公式涵盖GDP增幅、社会在职平均工资等各种参数。”董登新表示,未来两年,这种自动化的调整有可能会被制定下来,制度将会逐步完善。

同时,董登新表示,基本养老金的上调是趋势,但过快的增长容易引发在职工资和退休工资倒挂的现象,从而引发道德风险;为此,他并不支持基本养老金过快的增长。

城乡居民养老金亟须提高

除了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待遇水平,城乡居民的养老金待遇也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多年来,我国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长期维持在每月55元的水平,直到2015年,全国基础养老金首次提高待遇标准,最低标准由每人每月55元提高到70元,今年有望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高。

“我国城乡居民的养老金待遇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为此,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的涨幅可能会控制在GDP增速上下,但城乡居民的待遇水平应会保持高速增长,比如,去年企业退休职工基本养老金的涨幅是6.5%,但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的涨幅是27%,这样有利于缩小企业退休职工和城乡居民养老待遇之间的差距。”不过,董登新表示,城乡居民养老金待遇的提高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中央的拨付能力能否持续放大,随着基数的增加,中央拨付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二是地方政府补贴部分有没有能力到位。

对于未来城乡居民养老金待遇是否会长期维持较低发放水平,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财政应形成稳定的投入,探索建立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作为政府主办的社会保险金,政府的责任是责无旁贷的;现在居民缴费很少,财政要形成稳定投入机制,养老金才能达到保障城乡老年人生活的作用”。

据记者了解,城乡居民的养老保险还处于一个打基础的阶段,覆盖1.5亿人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财政的投入尚还不到1000亿元。

“制度实施时已经年满60周岁的城乡居民不用缴费,直接领取由中央拨付的基础养老金,其他人则按照不同的档位进行缴费,但就目前来看,大部分城乡居民都是按照最低档进行缴费,只有部分在外打工且不参与当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人员按照最高档进行缴费,这样的结果对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增长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董登新表示,城乡居民的缴费越多,今后的给付额度也会越高,不同缴费档位基本养老金的给付差别将会被激发。

(原标题:养老金增幅基本靠猜 今年仍难与平均工资挂钩)

编辑:东方财富网
雄安新区横空出世,概念股这样买 点击查看
基金奥斯卡 五年期获奖基金名单 点击查看
正文分享至 新浪微博 QQ空间
已显示全部内容
说点什么
评论
分享